top of page

17. 一个学究心脏科医生对脂蛋白 Lp(a) 的研究:它会导致心脏病吗?

Updated: Jun 24, 2023

根据主流医学,如果你的脂蛋白(a)水平高,你就注定要完蛋了,因为脂蛋白(a)水平是由基因决定的。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吗?纳迪尔•阿里医生是一位从业30多年的介入性心脏病专家。他有个不同的看法。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什么是LP(a)?它是否会导致心脏病?)。

首先,什么是脂蛋白(a)?脂蛋白的发音是 "L-P-little-A")。它是血液中的一种脂蛋白颗粒,由一个低密度脂蛋白(LDL)颗粒与一种叫做载脂蛋白或apo的特定蛋白质相连组成。Apo(a)与低密度脂蛋白颗粒外壳中的apoB-100共价结合。这种apo颗粒类似于纤溶酶原。Apo(a)大小的变化来自于kringle IV (KIV)2型重复的数量,如下图中黄色高亮区域所示。图中左上角的样本有4个KIV2,其余的分别有8、24和40个KIV2。

因为apo(a)看起来和纤溶酶原很像,它被认为是纤溶酶原的伪替身, 可以阻止纤溶酶原的工作。问题是纤溶酶原是做什么的呢。简而言之,当纤溶酶原(下图中蓝色六边形)被激活为纤溶酶时,可以溶解血管中的血栓。


如下图所示,当载脂蛋白apo(a)占据纤溶酶原应该存在的位置时,纤溶酶不会产生。因此,血凝块不能溶解。更糟糕的是,血凝块还会沿着血管扩散。最终,血管可能会完全关闭,最终导致心脏病发作。所以如果我们说LDL不好,Lp(a)就更糟,因为它不仅会导致斑块的形成,还会导致凝块的增殖。

显然,根据上面的解释,有更多的载脂蛋白apo(a)粒子对你来说不好。那载脂蛋白粒子数是如何在实验室中测量的呢?它是通过一种称为免疫湍流法的方法间接完成的,该方法测量Lp(a)的浓度。然后通过一系列假设,推导出Lp(a)粒子的个数。还记得吗,Lp(a)有许多具有不同KIV2长度的变种。kringle越长,Lp(a)尺寸越大。Lp(a)越大,Lp(a)粒子数越少。你一定会很惊讶,Lp(a)尾巴长度实际上只由你从母亲那里继承的一个基因和你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一个基因决定。因此,如果你很不幸地从你的父母那里得到了两个坏基因的拷贝,你就会有更多的短尾Lp(a)和更高的Lp(a)颗粒数。主流医生会告诉你炎症、饮食、运动或禁食对Lp(a)数目的影响下非常小。所以如果你的颗粒数很高,你就注定要玩儿完。没什么可商量的。

那么他汀类药物呢?他汀类药物被认为是神奇的药物,但如果你知道他汀类药物会增加脂蛋白水平,你会感到惊讶吗?他展示了一个研究中的两张图。左边的图显示,没有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群体,他们的脂蛋白Lp(a)水平没有变化,而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群体,他们的脂蛋白Lp(a)水平明显上升。右边的图显示对于经历烧伤的人来说,他们的氧化低密度脂蛋白水平也会随着他汀类药物的使用而增加。所以在临床研究中,他汀类药物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这对我来说很可怕!

此外,对我来说,这与我们刚刚听到的主流共识是矛盾的,即脂蛋白Lp(a)水平主要由遗传决定,受其他因素影响很小。那人体产生脂蛋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都是坏的作用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人体会产生只会伤害我们自己的东西?它一定有一些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好处。阿里医生做了一些研究,以下是他的发现。

下图显示了受伤组织的愈合过程。一共有四个阶段,止血,炎症,增殖和重塑。第一阶段是止血。有一个损伤,导致出血和血块形成。炎症还没有发生。它只是带有纤维蛋白的血凝块。在第二个阶段,巨噬细胞进入并导致炎症。然后下一个阶段是增殖,在这个阶段中,一个新的内膜正在形成以覆盖伤口,但上面的痂仍然存在以保护新内膜。在新的内膜下,血管正在生长,疤痕组织与一些血管一起形成。在最后一个阶段,称为重塑,内膜,无论是皮肤内膜还是血管内膜都已完成,痂皮也已消失。

在这个伤口愈合过程中,脂蛋白的生物功能是什么?让我们仔细看一下。在血凝块形成的初始阶段,你可以找到纤溶酶、纤维蛋白和血细胞,但脂蛋白Lp(a)很少。所以没有Lp(a)来干扰血凝块溶解。在第二和第三阶段,你不希望由纤维蛋白组成的纤维帽被溶解,因为如果它被溶解了,那么愈合部分就会暴露出来。这时你会发现Lp(a)(下图中的绿色六边形)覆盖并保护了痂皮。当新的内膜形成时,对结痂的保护仍在继续。在伤口的内部也有少量的Lp(a),以防止过多的血管形成。最后在伤口愈合阶段,疤痕组织和新的上皮细胞形成。痂皮消失了,也没有Lp(a)了。因此可以说Lp(a)是人体设计的一种帮助伤口愈合的方法。

接下来,他介绍了几项研究,表明高脂蛋白Lp(a)水平对我们有益。第一个是来自日本的队列研究。研究人员招募了1万多名平均年龄为55岁的人,对他们进行了大约12年的跟踪调查。他们发现高脂蛋白水平(80 - 270mg/dL)降低了全因死亡率,包括心血管死亡和癌症死亡,如下图所示。这与我们之前听到的高水平脂蛋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和中风的风险完全相反。


另一项关于法国百岁老人的研究显示,与对照组相比,百岁老人的脂蛋白水平较高,apo异构体较小,即尾部较短。所以高浓度的脂蛋白与长寿有关。第三项研究对丹麦的10万多人进行了调查。它的结论是,较高的Lp(a)水平降低了大脑和呼吸道大出血的风险。更有趣的是,如果你从父母那里继承了短尾巴的“坏”基因,你的出血风险就会降低40%,这真是太好了。

Lp(a)水平是由基因决定的,不会随着感染、炎症等而改变,这个神话又是怎么回事呢?在20世纪90年代,有一项研究是针对一群接受大手术的人进行的。下面的图表显示,手术后他们的CRP水平首先上升,并在第3天左右达到峰值。在CRP达到峰值后,他们的脂蛋白水平接着上升。其水平从40到100mg/dL增加了2.5倍,在第9天左右达到峰值。

在同一项研究中,它显示心脏病发作后的人,他们的脂蛋白水平也从48mg/dL急剧上升到107mg/dL,并在第10天达到峰值。真巧! 他提出的最后一个证据是另一项研究,在重症监护室的严重败血症休克患者中,他们的脂蛋白水平急剧下降。败血性休克是败血症的最后阶段。败血症是危及生命的。它发生在你的免疫系统对感染反应过度的时候。一个例子就是sars-cov-2病毒引起的新冠感染。病人使用呼吸机,白细胞计数升高,有严重的炎症和感染。研究中的那些病人显示他们的Lp(a)水平急剧下降。不仅是Lp(a),他们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也急剧下降。这篇论文对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不是很清楚。阿里博士的观点是,低密度脂蛋白和脂蛋白都是宿主防御机制,通过它我们可以对抗感染和炎症。也许在严重感染的情况下,他们被消耗掉了,这就是为什么它们的水平急剧下降。随着感染和炎症的好转,脂蛋白和低密度脂蛋白的水平又上升了,如下图所示。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感染了同样的病毒而死亡的人(下表中粉色的几行)。他们的脂蛋白几乎为零,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几乎不存在。因此,如果你有严重的感染,胆固醇水平低是一个不好的预后迹象。


综上所述,脂蛋白Lp(a)有助于伤口愈合。较高的脂蛋白水平可降低全因死亡率,并与脑和肺出血的减少有关。脂蛋白水平会随着感染和炎症而波动,也许也会随着禁食和营养以及心脏病发作和手术而波动。也许Lp(a)是一名消防员而不是一个纵火犯。 它是前往受伤部位以帮助准备并减轻炎症,同时避免产生进一步伤害。

最后,他补充说,制药公司总是寻找某种罪魁祸首来赚钱,而不完全理解某种生物物质的作用、它是否会造成伤害以及它的好处。这很可悲。

我的读后感是,Lp(a)的基准水平高低也许并不那么重要。但是一旦该水平发生变化,我们的身体内就会发生某些不好的事情。传统的实验室检测方法只能给你一个生物标志物的快照。要完全理解和跟踪正在发生的事情,需要更先进的实时感测技术。作为一名从事健康传感器研发工作的人,这就是我的工作的最终目标。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