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3. 看似健康的年轻人可能已经有胰岛素抵抗了: 做个KRAFT 测试吧

Updated: Jun 9, 2023

很多人以为胰岛素抵抗是由肥胖引起的,或者是由糖尿病或其他慢性病引起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胰岛素抵抗是由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引起的,可以在人非常年轻还很瘦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但是很难从外表上察觉。检测是否有胰岛素抵抗的最佳方法是KRAFT 测试.


Agaston博士因发明了冠状动脉钙(CAC)评分,或用于心脏事件风险评估的Agaston评分而闻名。在接下来的Youtube采访-胰岛素抵抗和心脏病的早期迹象-CAC评分的创始人Arthur Agaston博士中,他展示了正常人、2型糖尿病患者和胰岛素抵抗但按常规血检标准被认为正常的人的几项KRAFT检测结果。他们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KRAFT测试是如何完成的?在测试开始时,首先测量空腹胰岛素和空腹血糖水平。然后给被检测人喝一杯含糖饮料。之后,每30分钟测量一次患者的胰岛素和葡萄糖水平,直到喝完糖水后的120分钟。


对于一个健康的人,空腹胰岛素水平的正常范围是2 - 5uU/mL。喝完糖水后胰岛素的峰值出现在第三十分钟,然后逐渐下降,到第一百二十分钟的时候回到初始水平 (见下面左图)。 对于一个有二型糖尿病的人来说,开始时的空腹胰岛素水平是已经高于正常值的。喝糖水后胰岛素先是不升反降,这表明了胰腺(β细胞)功能有衰竭迹象,然后胰岛素逐渐升高。峰值在结束测试的时候还没有出现(见下面右图)。


那么介于这两种情况之间的人呢?

下面的图是一个23岁的健康的年轻人的测试结果。 他的空腹胰岛素值不错,但是峰值相比健康的人已经有了延迟。到了第120分钟的时候,胰岛素的值没能回到初始值。尽管他的BMI只有21,糖化血红蛋白只有4.9%,他已经有了胰岛功能下降和胰岛素抵抗的问题。这说明了糖化血红蛋白A1C并不是一个可以早期检测胰岛素抵抗的好方法,KRAFT测试才是。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逆转胰岛素抵抗呢?Agatston博士举了另一个例子。这是一位50岁的医生。早在2020年,他的CAC得分为58分,这对他的年龄来说是很高的,A1C得分为5.6分,按目前的标准来看是正常的。通过实施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和间歇性禁食,他在一年内减掉了13磅。其中,10.8磅是脂肪,只有2.3磅是肌肉。



有趣的是,他半夜起床,既焦虑又饥饿。他会去冰箱,找东西吃,然后再睡觉。治疗之初他并没有提起过这个问题。过了几个月后,这位医生回来说,他的焦虑和抑郁被治愈了。以下是他自己的解释。他认为自己半夜醒来,感到焦虑的时候是由于低血糖。是什么导致晚上血糖水平低?在下图中,右边的图表显示了他的第一个KRAFT测试结果。他的胰岛素达到峰值时有250之高,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高水平。在半夜,当血糖下降时,正常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人们只需从肝脏中释放一些额外的葡萄糖,保持血糖正常,就可以睡一整夜。但由于他的胰岛素水平一直很高,这阻碍了葡萄糖的释放。所以,当他的血糖在午夜下降时,出现了低血糖,他就醒来了,因为真的很饿。 他因此很焦虑,很沮丧。经过几个月的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和间歇性断食,这些问题得以治愈。他的A1C从5.6降到了5.1。他仍然存在胰岛素抵抗的问题,因为胰岛素高峰仍然很高,但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高了(如下图左侧的图表所示)。它在120分钟时也几乎降到了正常水平。如果再多一个小时,他的胰岛素就足够低,当血糖下降时,他就可以获得自己储存的血糖。所以他半夜就不再醒来了。他的胰岛素抵抗和β细胞功能障碍正在逐渐被治愈。


Agaston博士进一步提到了他对ALT正常范围多年来不断增加的担忧。这是因为正常范围是通过取95%置信极限的平均值来定义的。事实上,现在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脂肪肝。所以ALT的平均值升高了。正常范围不再正常了。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甘油三酯与高密度脂蛋白的比值,这是衡量有没有脂肪肝的一个指标。当你有小肚子时,即使你很瘦,A1C低于5.7,你也应该注意并做个KRAFT测试。




Comments


bottom of page